Archive

随便写写

WolframAlpha上线,无聊跑去看看。用我的生日作为关键字。从搜索出的结果来看,那只是1988年的普通一天,不过当页面翻到最后,显示了那一天的日出、日落时间,那一天的月相时,我突然有一种亲眼看着过去的感觉。那天日出在6:55,我是在5点20左右出生的,当时天色应该还挺暗的吧?当天是上弦月,不知道月亮是不是还在天上?
我出生的医院我也去过,一栋破旧的4层小楼,现在正面装修了一下,看起来好了一点,不过里面环境还是挺破的。我出生在三楼最西边的一个房间,现在这里已经不再是产房了,我也没能进到房间里看一看。
7762天前,天还没有亮,一个破旧的80年代的医院,很多东西在此之后都改变了。

Advertisements

来自海子,昨天是他自杀二十周年,这应该是他自杀前写的最后一首诗了。

春天,十个海子全都复活
在光明的景色中
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
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?

春天,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
围着你和我跳舞、唱歌
扯乱你的黑头发,骑上你飞奔而去,尘土飞扬
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

在春天,野蛮而复仇的海子
就剩这一个,最后一个
这是黑夜的儿子,沉浸于冬天,倾心死亡
不能自拔,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

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,遮住了窗子
它们一半而于一家六口人的嘴,吃和胃
一半用于农业,他们自己繁殖
大风从东吹到西,从北刮到南,无视黑夜和黎明
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

我搜了一下,网上的各种纪念活动很多,大多是朗诵会什么的,比较好玩的是这里有人给他的《黑夜的献诗 –献给黑夜的女儿》谱曲并唱了出来。不知道海子如果知道二十年后的此番情景会作何感想。

我一直觉得,海子的卧轨是某种仪式,他所追求的东西遥遥看不到希望,他只好通过这个仪式来终结这个追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