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

点点滴滴

昨天去看了Star Trek。当时被某事所困扰,看电影的时候完全不在状态,以致看完了感觉什么都没看。最后,想啊想啊的某事终于释然一点了,疲惫的大脑重新燃起思维的火花,昨天看的电影一幕一幕重新回到脑海了。
我看Star Wars很长时间了,可以算半个Star Wars的fans,不过Star Wars给我的一点感觉就是整个一个童话故事,好人和坏人都写在脸上。当然,这么说并不意味着Star Wars不好,因为我觉得不能通过一个故事的主题来评价一个故事的好坏。但是,一点点的遗憾总是有的,我想找一个更加成人化一点的故事来满足我小小的驿动的心。
我对Star Trek的第一映像很不好——一群土人穿着傻了吧唧的制服在巨先进的仪器(曲速引擎)和巨过时的仪器(破破烂烂的仪表盘)之间磨叽。不过呢,这个映像是会改变的。只要我们忽略掉拍摄电影/电视时技术因素的禁囿,整个故事还是相当先进的。这里没有绝对的善与恶,每个人/种族不过是被自己的利益或者梦想驱动。(PS:关于这一点讨论得更深刻的是battlestar galactica)不过,不管怎么说,我时常觉得,Star Trek的内核还是在于宣传那种上世纪60年代的乐观精神。也就是说,尽管我们见到太多妥协与软弱,欺凌与不公,我们仍然在为了梦想努力。Boldly go where no one has gone before.
不过,主题如何并不是这个系列我想赞扬的地方。我觉得,Star Trek一个出彩之处在于它很多不起眼之处都设计得很严谨,这是很多科幻故事欠缺的。说它严谨,并不是说其中提到的技术都是可以实现的,都是有非常严格的理论依据的,而是(如mtime上一篇影评所说),如果这个技术可以实现的话,那么它应该就是电影中的这个样子。所以,那个曲速文明不可干预曲速前文明的准则显得非常合理;当一票人计算曲速引擎(Warp Engine)的物理公式或者指出那个物质传递在物理上需要增加一个XX场校正器时我也一点不觉得奇怪。
还有一个很好玩的地方是Star Trek中出现的时空传递,也就是说回到过去去影响未来,无论在电视还是在电影中,这种小东西常常能让人感到奇妙。在这部电影中,年老的Spock回到过去告诉Kirk去和年轻的Spock作朋友,而Spock之所以成为年老的Spock是因为他是和Kirk一起混的,也就是说,年老的Spock回到过去劝Kirk的前提是Spock和Kirk成为了朋友,而Kirk和Spock成为朋友的前提是年老的Spock回到了过去劝了Kirk,那么,在这个循环中,第一个Spock是从哪里来的?难道是飞天拉面神造的么?这种逻辑上合理但是无法从零开始构造出来的结构在整个Star Trek中大量出现,非常有意思。(再PS:我觉得强调时空穿梭的片子中间12 Monkeys是经典,看完之后有种让人想惊呼整部电影就是一个阴谋的感觉)
最后,贴上一个Star Trek中的深空9号(Deep Space 9)空间站的图片,这是我见过的最优雅&惊艳的空间站了,在它面前,其他空间站要不太丑,要不太傻,全都黯然失色。

这还是一次颇为刺激的经历。

话说昨晚我打开电脑正准备写作业的时候,感到整栋宿舍楼晃了一下。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不知道哪里在放炮,带来了这么大的冲击力,然而过了一辆秒没有听见类似爆炸的声音,才隐隐约约觉得像是地震。感到没有地震没有继续的势头,我便穿上鞋往楼下飞奔。

和我一样从宿舍出来的学生聚集在宿舍楼楼下,互相询问刚才的感受,大致上是兴奋大于惊慌的样子。时间大约是2225。

然后我开始往不远处的家里和附近别的学校的同学打电话。可惜我父母窝在床上看电视,什么都没感觉到。别的大学的同学倒是都感到了地震,一个个和我一样呆在楼下。

大概是大家都在打电话的缘故,移动的基站显然不堪重荷垮掉了。开始时我打的电话还可以接通,后来就支持不住了,每个电话都是无法接通,短信也发得很慢。

n个电话之后,时间也过了半个多小时。我在学校外面的街上看到出城的车子比往常多了不少,甚至还有骑着摩托举着被子的,一脸茫然的表情。

这个时候外地的同学告诉我说地震信息已经在网上公布了。我在网上找到合肥地震局的网站,发现它的ASP+Access已经开始因为访问量过大间歇罢工了,不过好歹多刷几次还可以看到信息。一个多小时之后,合肥电视台也证实了这次地震,在第二天凌晨,10086发来了市政府的地震情况通报。

(地震后的宿舍楼下,手机拍的,光线太暗,不是很清楚)

//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我小时候看过一本关于唐山大地震的报告文学集,上面极力渲染地震的恐怖和匪夷所思,让我看了之后非常害怕地震。现在经历了地震,反而觉得没什么了,长大了就是好啊~